公告
2018年1月31日-2018年2月5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25日-2018年2月1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22日-2018年1月30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19日-2018年1月26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18日-2018年1月25日停电预告
新奥天气: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 >> 作品展示 >> 正文
炮炒米
来源:武进日报 作者: 日期:2018-02-05 14:05:41  报料热线:86598222

  □ 刘红玉看汪曾祺先生写的《故乡的食物》,中间提到炒炒米,说:过了冬至,有人背了个大筛子,手持长柄的铁铲,大街小巷地走,有时带一个助手,是帮他烧火的。先生没写具体怎样炒炒米,我估计就是在旧时的锅灶上炒米。

  汪先生的老家在高邮,离我们这边不远,我们也有炒米,但称之为“炮炒米”。总是在冬季的傍晚,炮炒米的师傅挑着物什,高一声低一声地“炮炒米啰———炮炒米啰———”吆喝声与呼呼的风声交织在一起,如蛇般在巷子里乱窜,直钻人脑壳。在肚里无甚油水的上世纪七十年代,没有哪家的小孩能抵抗这零食的诱惑,这一声声的“炮炒米”如天籁之音美妙,撩拨着丝丝馋虫。软磨硬泡,让父母量好大米,带上糖精和装炒米的袋子,小腿甩到屁股,急吼吼地跑去炮炒米了。

  那边师傅早在拐角避风处放下了担子,生起炉子,“呼哧呼哧”地拉起了风箱。小风箱和一个管子相连,管子通向炉子,炉子上就是装炒米的铁罐。铁罐两头尖,中间鼓,胖胖如蛤蟆肚。师傅先把铁罐竖起,装入一小斗米和糖精,在铁嘴处加点明矾,然后撬紧盖子,倾倒在炉子上,铁罐开始匀速地旋转起来。煤块“哧哩哧哩”地燃烧着,蓝幽幽的火苗舔舐着铁罐,铁罐里孕育着希望。耳边仿佛有“劈里啪啦”的声音,那是大米不断地撞击着炒米机的内壁,在机器里肆意地跳舞翻滚,希望就像春天里柳树抽芽可劲地伸展着身子。

  暮色已完全笼罩了巷子,也模糊了师傅脸上的灰尘。炉光欢快地在孩子们额头跳跃着,bet36体育在线上不去孩子们在兴奋的等待中捉起了迷藏,唧唧喳喳一片。师傅是不会凌乱于小孩子们的吵闹的,左手前后拉着风箱,右手旋转着铁罐。有好奇的孩子模仿着师傅两手的动作,却总不能协调,跺脚,也加入了捉迷藏的队伍。自家的米就在罐里的孩子在担子旁边候着,不断地询问着师傅出罐的时间。大米就在他的心尖膨胀,盈满了胸腔,如破土的新竹,势不可挡,无法按捺。师傅会不断地瞄一下铁罐另一头的压力表,大约十分钟后,随着师傅一声“响了”,孩子们停止了一切活动,心头怦怦直跳,静静地等着那一声响。胆小的孩子早捂上了耳朵,紧闭了眼睛。胆大的却直愣愣地盯着铁罐,干着喉咙,把胆怯藏在心里。只见那师傅一条腿跪在铁罐上,用力往下一按,“嘭”的巨响,一股米香在空中荡漾开来,随之绽放的是孩子们的希望,快乐也一下迸溅开去。

  炒米白白胖胖地躺在袋子里,那是希望的果实。孩子们你一把我一把地吃着、分享着。路灯亮了,斜斜地矗在电线杆上,幽冷的月牙儿被高高地挑在天边。欢乐把寒冷击得粉身碎骨,炒米就是幸福的流淌。

  写到这里,耳旁仿佛又有“嘭”的响声。前几年傍晚散步时,远远地听到这声,我总会一激灵,马上就会想到炮炒米。慢慢走近,闻见米香,心中窃喜。看见墙角处翻滚着的炒米机,红红的炉火,马上支使老公回家装米,自己排队等候。遇见走过的熟人,大方地招呼,绝无尴尬。排队的人中有如我般年龄的,多半是在回味童年。也有小毛孩们,不过他们不再喜欢纯粹的炒米,炒米出机后,要求师傅加白糖,加油,然后压实,切块成甜甜的炒米糖。

  我喜欢的还是纯粹的炒米。抓一把白白的炒米,干净,不需加糖就甜滋滋的,童年就在手指间流淌。

  可惜今年以来一直没见到炮炒米的师傅,好在弟弟记着我这个嗜好,他碰到后给我炮了两回炒米。

  晚上一边看书,一边吃炒米,真是小确幸啊!

炮炒米

责编: zhuangenhui

相关新闻: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在线投稿 | 商业服务 | 申请友情链接
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(苏新网备):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

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