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2018年1月31日-2018年2月5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25日-2018年2月1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22日-2018年1月30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19日-2018年1月26日停电预告 2018年1月18日-2018年1月25日停电预告
新奥天气: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 >> 综合 >> 正文
文学山房
来源: 作者: 日期:2017-11-06 11:46:00  报料热线:86598222

  □ 王玉国

  苏州有条老街,叫平江路,闻名遐迩,游客如云。但我现在要说的是,倘若你从平江路朝着干将路的方向南行,在钮家巷口右拐,远远地就能看见几棵挺拔的广玉兰。如果再细心一点,就会发现有一家店面拙朴的老书店,门楣上书七个红色大字:文学山房旧书店,字体古拙,依稀有旧时风雅。

  这是一家有点历史的书店了。

  大约是光绪二十五年(1899),江杏溪在护龙街嘉余坊口创立文学山房。自开张以来,它一直以经营古旧书业为主,民国时期,经江杏溪和其子江静澜的苦心经营,业务扩至京津地区,在苏州护龙街开设三间门面,算是进入了鼎盛时期。1956年,文学山房在公私合营的时代洪流里并入苏州古旧书店,现在的店主江澄波老先生,就是这一年进入书店工作的。“文革”期间,书店自然遭受到了冲击,江澄波也被下放到苏北参加劳动改造,直到“文革”后期才得以返回。退休后的江澄波老先生仍然心系古籍收集与古书修缮,就重新开设古旧书店——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就用吴言里的谐音“文育山房”作为店名。

  几近搬迁,“文育山房”最终落址于钮家巷9号。

  尽管“文学山房”与“文育山房”只有一字之差,但身为“文学山房”的后人却只能开设“文育山房”,而“文学山房” 这个在苏嘉杭一带响当当的古旧书店的牌子并无人使用,如此尴尬的局面既割裂了文脉,也让老字号失去了应有的价值,于是,由江澄波老人的儿媳出面,重新申请使用“文学山房”这一牌子,并得到了有关部门的批准。

  ——看似是一个老牌子的重新使用,实则是姑苏古城对文化的盈盈敬意。

  在一个骤雨初歇的秋日下午,我慕名来到文学山房。雨中的钮家巷安静如初,时不时飘来阵阵浓烈的桂香。书店不大,甚至有些逼仄,四方形的书店里,三面墙上是书,店堂的中间也摆满了书。这样的书店,和现在那些高大上的书店比起来,实在有点简朴和寒酸。但就是在这样一家并不起眼的书店里,却藏着不少珍宝。进门左侧,映入眼帘的是《李太白集》、《柳如是集》、《右台仙馆笔记》等一些古籍影印本和影印琴谱,着实让人一惊。在苏州小桥流水人家的深巷里,竟然还有如此古色古香的书店——不仅如此,江澄波先生还是苏南一带有名的古籍修复大师。我进书店时,白发皓首、戴着厚厚眼镜的bet36体育在线上不去他就在书店的角落里,神情专注地匍匐在小小的几案上工作着。仔细一看,他不是写字,而是拿着毛笔在书页上刷糨、修补古籍。

  与江老一席长谈,不少往事纷纷启幕。

  他讲起文学山房的旧事,像是说起家务事,如数家珍。一件件旧事在桂香中渐次浮出水面,尤其是当他谈到名满江南的大藏书家的不少古籍都悉数bet36体育在线上不去藏于文学山房时,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沉浸其间的陶醉与自得。现在的文学山房,古书盈架,随人翻阅,环境极雅,江老每天静静地守望在这里,不改初心,以修复古籍为业,继承着祖父和父亲的手艺。在他的身后,是一张并不宽敞的工作台,上面堆着补书板、糨糊碗、镊子、棕刷等。

  “正在忙什么呢?”我生怕这位今年92岁的老人听不清,特意提高了嗓门。

  江老不紧不慢地答:“惜古衬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惜——古——衬!”

  ——几经请教,我才知道,“惜古衬”是古籍修复里的专业术语,就是将宣纸衬在两页书的中间。

  时光无言,往事飘散。文学山房依然静静地守望在苏州小巷的深处,传统不变的经营方式,且以线装类古籍书目居多,无论读者多与不多,它都是一个简朴而纯粹的存在。而这样的执着坚守,本身就是当代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了。出店门,斜对面就是苏州状元博物馆——苏州是一个历史上盛产过不少状元的古城,我似乎就在这个瞬间,一下子触摸到了姑苏古城的悠悠文脉。

  而文学山房,就是承继姑苏文脉的隐形人!

文学山房

责编: wanyifeng
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在线投稿 | 商业服务 | 申请友情链接
苏ICP备07507975号 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备案(苏新网备):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

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